UPU小说网 悬疑小说 引墓志
上一章 流沙神纛 第十四章 赶路 主目录 下一章 流沙神纛 第十六章 夜谈

第一卷 流沙神纛 第十五章 危机重重

作者:两三只 更新时间:2020-11-25 00:29:39

胖子走在最前面,在离那簇灌木丛还有几米的距离,胖子开始猫着腰,慢慢挪动着步子,生怕将那东西惊跑了,没有人比我更熟悉胖子的性格,从胖子的举动中就能看得出来,他哪里是发现了什么危险,那么小一簇的灌木丛里怎么会有野兽的存在,无非觉得可能是什么小型动物,就是想弄点野味尝尝,而胖子经过一天的翻山越岭,肚子里的那点油水早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,虽然这么想,但难免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。

随着胖子离那簇灌木丛越来越近,我的心也跟着安了下来,如果是什么野兽,早已扑到了胖子身前,胖子端着双管猎枪轻轻的拨开了那簇灌木丛,咦了一声,随即就将那东西提了起来,大声道:“这是个什么东西,好像还是个幼崽,不知道够咱们吃不,长的挺圆滚的还。”

在胖子身后左侧的李石走上前去细看了一眼,脸色顿时就变了,惊声道:“快放下这东西,走!”说完立即拉着胖子就朝我们快步走了过来,“大家赶紧离开这里,那是一只棕熊幼崽!”胖子一听是棕熊的幼崽,立马就将那东西扔在地上。

我和胖子自小在陕西长大,作为陕西的“宝岭”,华夏文明的龙脉——秦岭,也是去过数次,有一次不幸在秦岭深处碰见一头狗熊,幸得护林人员的帮助才得以逃脱,自然也是知道“熊”的危险之处。

我听到李石说的话之后,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,将格luo克手枪紧紧的握在手中,除了周教授依旧站在原地,古灵和我等四人立马形成了一个半圆,将周教授围在了身后,胖子和李石此刻也已回到了队伍之中,大家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,一边慢慢的向森林中心方向移动着。

本身在这个季节,熊大都处于冬眠状态,即使偶尔会离穴走走,也不应该在这个期间产仔,但出身于军校的李石,是受过严格的知识考察,尤其是对野外存在的不确定的危险,他是不可能看错的,我一想到这里,盯着胖子低声道:“你是时候改改你那嘴的毛病了!”

“现在说什么也没用!要改也是下次了!这次恐怕来不及了!”胖子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,咬牙切齿道。

此时古灵突然说道:“趁成年棕熊还没有出现,大家快退到那棵较大的松树下去。”

熊一般都是温和的,不太会主动攻击人和动物,大都时候都会避免冲突,但当他们认为自己必须保护幼崽和地盘时,会变成十分危险而可怕的猛兽,这只幼崽的出现,想来我们已经危及到了那头成年棕熊的地盘了,现在大家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,毕竟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,火力还是很集中的。

我和胖子等众人刚提脚准备转移到那棵松树下,突然就在那簇灌木丛的后面,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吼叫,随着那一声吼叫的扩散,周围的树顶不断滑落下大量的积雪砸在我们的身上,还没等我们抖开身上的雪块,地面就开始发生了轻微的晃动,我咽了下口水,心想应该是那头成年棕熊为了保护自己的地盘和幼崽,正以一种极其愤怒的状态向我们冲了过来。

顷刻间,那簇灌木丛后面就跃出了一道黑色的影子,紧接着又是一声嘶吼,月光如水般倾泻在那道棕黑色的影子上,在摇曳的树枝下,方圆数里的空气仿佛瞬间已被凝结,刹那间,周围遁入了死一般的寂静,我的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在强光手电的照射下,那道黑色的影子迅速亮出了全貌,一个近乎七尺棕褐色的巨大棕熊,赫然爬立在我们的眼前,只需数十米,就可以窜到我们的眼前,将我们轻而易举的拍成烂泥,但令人诧异的是,这巨大的成年棕熊竟再未向前半步,一旁的古灵轻声道:“先不要开枪!”

这只棕熊的少许毛发在微风中抖动着,细看之下,它身上却好几处被什么东西撕裂的伤口,伤口周围溢出的鲜血清晰可见,也许是在我们进入这片森林之前,已经经历了一场无比惨烈的厮杀一般,咧着一张满是獠牙的大嘴,口中冒出阵阵白气,似乎在忍受着身上的疼痛。

我内心一惊,看这棕熊身上的伤势,莫非还有更具有危险性的野兽!

我和胖子相互对视了一眼,胖子摇了摇头,我随即看向一旁的古灵,古灵却没有丝毫动作,这以静制动的作战方案实在让人心急如焚。

“不要动!”

一道极其浑厚沉重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,但这声音我之前从未听过,很是陌生。

紧接着又是一句。

“身后还有一个东西!”

我这才反应过来,整支队伍中,所有人的声音我都听过,唯独游寒山除外。

听到游寒山的话之后,才知果不出我所料,看来还真他娘的有东西,此刻的我是叫苦不迭,眼前的棕熊亦然已经一个极其危险的存在,怎么身后还有一个更危险的东西。

一旁的胖子似乎也已察觉,眉头紧缩的慢慢看向我,“去他奶奶的,后面到底还有什么东西!”胖子轻声道。

李石和芈力似乎对游寒山的话很信服,从那句不要动后,两人硬是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棕熊,没有丝毫动摇,只是不知身后的周教授是否已经看那东西,否则失控之下,这两面腹背受敌的战局就要一发不可收拾了。

我始终是没敢转身窥视,稍有不慎,那东西若是突然发起攻击,对于我自己而言,就算是有十条命,恐怕也不够这两位玩的,我只得保持一动不动的状态,紧跟着胖子轻声道:“究竟是个什么东西!”

“一条白色巨蟒!”游寒山冷冷道。

游寒山说完之后,我立马就听到了身后有一阵沙沙作响的声音。

胖子脸色一变,“敢情之前一路没事,危险都聚在这儿了!这他娘的,怎么该冬眠的这些玩意都跑出来了!”

不知道周教授是因为看到了我身后的那条白色巨蟒,还是从游寒山口中听到的,整个人双腿一软,“啊”了一声,便昏倒了过去,众人脸色紧跟着周教授的那一声惊叫也是一阵突变,知道这一场恶战是在所难免了,我深吸了一口冷气,心脏一下就开始狂跳了起来,脑海中浮现出各种不堪入目的死相,而一旁的胖子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,额头上的冷汗如雨点般打在雪地上,自小常年扎在书堆里的我,哪见过这场面。

正当我不知道如何是好,身后的游寒山突然沉声吼道:“往两边跑!”

只见话音刚落,游寒山拖着周教授,同古灵恍如一道雷电就向我右手边迅速闪了过去,我也不敢再有任何懈怠之心,看也没看那白色巨蟒,直接拼了命似的就跟着他的残影冲了过去,胖子和芈力等人也是反应极快,立即就朝相反的方向也窜了过去。

就当我们刚跑出去十来步,那棕熊的嘶吼声再次溃发了出来,震耳欲聋,几乎遮盖住了一旁白色巨蟒的动静,但我依旧能感觉到,有什么东西在我右手边快速游走,与雪地摩擦而发出的咝咝声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跑的够快,几十步之后,身后似乎并没什么东西追上来,我刚想继续跑,前面的古灵就将我拦了下来,指着我身后说道:“不用跑了,我们依旧脱离了它们的战场。”

我咦了一声,忙回头看到“什么它们的战场?”

一条巨大的白色大蟒,犹如水桶一样的身体盘绕在那棵巨大的松树之上,白色的身躯在我们的手电照射下,显得尤为刺眼,蠕动着的身体足有十余米之长,那巨蟒昂着蛇头,俯瞰着树下的那头棕黑色巨熊,随即缩着脖子往后仰了仰,做起了一个攻击的姿态,下一秒,那蛇头如同子弹一般向着那棕熊就嗖的一下就突了过去,看样子,是直冲着它的颈部去的,只见那棕熊两只前掌用力往地上一拍,整个身体就立了起来,那白蟒一下就钻了个空,还没等蛇头再度发起攻击,棕熊的两只前掌已然拍落在白蟒蛇头之上,周围的雪地激起了一层层的雪浪,树冠上的积雪也开始大量往下坠落。

“蟒蛇一般是不会铺食体积太小的东西,尤其是与正在厮杀的那头棕黑色巨熊相比。”古灵走到一旁已经吓晕过去的周教授身边说道,似乎早就知道了刚才所要发生的事情。

古灵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根银针,顺着周教授的穴道就扎了进去,继续说道:“对于我们来说,这样的一条巨蟒,如果现在不把它杀了,之后再遇到,可就不会这么走运了。”

古灵分析的十分有道理,如果此时不将这条巨蟒斩杀掉,无论是在湖边安营扎寨,还是之后返离的时,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极具危险的事情,况且知道身边有这样的一条巨蟒,即使知道它不会靠近那湖边,但谁又能睡得着呢。

等我再回头看向那条巨蟒的时候,那棕熊依然与那条巨蟒斗得是难分难解,虽然巨蟒的个头比那棕熊大了不少,打斗起来却时不时的略占上风,我心想或许是因为它要保护自己身后的幼崽,即使是在动物世界,这样的母性依旧会让人觉得十分感动。

就在那头棕熊眼看就要将那巨蟒的嘴角撕裂开来,巨蟒的尾巴突然一扫,将那棕熊的后掌弹飞了起来,紧接着下半身又是朝地一拍,整副身躯竟然凌在了空中,随后重重的掉落在那棕熊的身上,那头棕熊的前躯还未完全的落地之时,巨蟒的尾巴突然如闪电一般缠绕在了它的颈部。

棕熊的后掌已然失去了着力点,巨蟒的尾巴绕着它的颈部一绞,眼见前掌也失去了重力,棕熊终于松开了它的獠牙,巨蟒乘机将整个蛇身都卷绕在棕熊的身上,如同一颗顺滑的螺丝钉,由颈部到尾,同时跌落在雪地之上,无论那棕熊如何挣扎,却始终无意于事,只得在地上不停的来回翻滚,直到慢慢的消停了下来。

也不知道古灵突然对身后的罕特穆尔说了什么,罕特穆尔举着双管猎枪同游寒山就朝那条巨蟒奔了过去,我这才意识到,古灵是觉得到了该动手的时候了,我自然也不能落后,高呼:“胖子!动手!”

胖子这小子也不笨,见此情形,随即也意识到了此刻若再不动手,怕是之后机会难寻,除了古灵和渐醒过来的周教授以外,所有人都冲向了那头巨蟒,那巨蟒似乎是意识到了有潜在的危险在靠近,顿时就要松开那棕熊的身躯,想要一探仔细。

只见那巨蟒已然腾出来蛇身的下半部分,正欲再度弹起,也许是因为之前头部遭受到了棕熊的重创,加上压在身上的棕熊重量,蛇身刚成半弓状态,突然就消散了下去,我心中大喜,原始的战斗性立马就爆发了出来。

不到数秒,我们几人都已冲到了蛇头不远处,为了防范那蛇头的危险,我们站在最佳的射击地点,只有罕特穆尔和胖子端着双管猎枪冲到了更前面,众人同时瞄准那巨蟒的头部就是一阵点射,最终那巨蟒随着两把双管猎枪几声“砰砰砰砰”的枪声下,疼的整个身子不停的扭动着,随后便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我左侧不远处的李石见那巨蟒已经消停了下来,乘着胖子和罕特穆尔填弹期间,想要上前去再补上几枪,以防那巨蟒还没有彻底死透,刚在到罕特穆尔身前不远处,罕特穆尔就想将他叫回来,可还没来得及等他张口,那巨蟒的头部竟然猛的一下窜了过来,如离弦快箭般,张着血盆大口就朝李石咬了过去。

李石见那巨蟒还没有死透,连开了数枪之后,便想转身逃离,可那巨蟒拖着棕熊的尸体,死死地直往李石身前奔,游寒山见状,顺着树干几个纵跃就到了胖子跟前,想要夺过霰弹枪进行猛补,可人刚碰到胖子手中的枪,李石瞬间就淹没在了那张血口之中,尖锐的獠牙一下贯穿了他的整个身体,蛇头上那双十分幽怨的眼睛,以及原本血口大开的蛇嘴也闭合了起来,李石脸上凝固着的千万个不甘的表情,也随着那闭合的蛇嘴消失在了黑夜之中。

我本以为李石是嫌弃胖子填弹太慢,想过去拿起胖子的枪再补上几枪,没想到李石先行一步,直朝那巨蟒奔了过去,从始至终都让我始料未及,最终竟让那蛇嘴成了他死后的墓冢,一个活蹦乱跳的人,就这样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之中,对我来说,就像做梦一样,太过于突然和不真实。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流沙神纛 第十四章 赶路 主目录 下一章 流沙神纛 第十六章 夜谈